中天派遣 培训鉴定 高校专区 管理顾问 职业展示  
素质测评 企业内训 中天猎头 人事代理 客户服务 滨海分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  >  人资论集     
 
民工荒与大学生就业难的结构性矛盾浅议
阅读: 时间:2012/10/30 14:36:00 编辑:人力资源文集 来源:网络转载
 

        近年来,随着我国高校扩招,大学生就业难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特别是金融危机之后,解决大学生就业问题成为我国政府的头等大事。同时,珠三角、长三角甚至内陆一些城市频频拉响“民工荒”警报,民工短缺成为社会上的一大热门话题。一向被认为廉价劳动力近乎“无限供给”的中国,竟然大范围地出现劳工短缺。我国劳动力市场同时存在需求不足和供给过剩的结构性矛盾,背后的原因如何,又如何来解决?探究这一问题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一、民工荒与大学生就业难现状
       民工荒已经不是一个新现象。自从2004年以来,珠三角地区就开始出现民工荒,那时的企业用工短缺表现为局部性、暂时性。经历了金融危机,2010年的用工荒来势异常凶猛。2010年春节期间,珠三角首先传来了用工荒的消息。2010年2月24日广东省人保厅召开新闻发布会称,目前广东缺工约90万,其中广州缺工15万,深圳缺工20万,东莞缺工20万。上海社会科学院陆晓禾研究员认为,这次“民工荒”具有前所未有的新特点:一是“荒”在全国,不但波及几乎所有沿海地区,而且蔓延到内地经济发展水平相对落后的中西部地区,成为全国性现象;二是“荒”在普工,从深圳、东莞、广州、沪苏浙闽等地来看,大量缺乏的仍是普工,例如在有“世界工厂”之称的东莞缺工近30%,人数在百万之上,已接近金融危机前的状态,缺工最严重的还是电子、电力相关家具、制衣、玩具等劳动密集型企业生产线上的普工,而电工、焊工等技工的缺口仅3万;三是“荒”在“80后”和“90后”,即称作“农二代”的新生代农民工,由于用工单位难招的是25岁以下的这一代人;四是“荒”在不返回,例如2009年初金融危机时,东莞企业有60万农民工失业、百万农民工离莞,到下半年订单恢复时,99%以上的企业招工困难,离莞的农民工不再如候鸟般大批返回,致使这些企业有单不敢接。
      近年来大学生面临的劳动力市场却是另一番景象。随着1999年高校扩招,大学生就业形势日益严峻,大学毕业生供过于求,且供求差距明显扩大,未被城镇单位录用的大学生几乎占当年毕业生的一半。2003年以来,只有一半左右的大学毕业生可以实现正规就业,有一些大学生就业后的收入很低,与农民工不相上下。在这种情况下,一些农家子弟主动放弃高考。据教育部统计数据显示.2009年全国高考报名人数比2008年约减少30万。2010年全国高考报名人数为946万余人,比2009年1020万的考生数减少74万人。
       二、民工荒与大学生就业难的结构性矛盾
      劳动力市场中存在的民工荒与大学生就业难结构性矛盾,折射出我国劳动力市场的分割和劳动力资源配置效率低下以及我国经济增长方式和产业结构的不合理。主要体现在:
      1、长期以来,我国经济增长主要依靠生产性部门扩张驱动,对外部需求依赖过重,经济增长的内生性和自主性不足
作为世界工厂,我国企业主要承担产品的生产,这决定了就业机会主要分布在生产性领域和部门,对低端劳动力需求旺盛,与产品研发、设计和营销相关联的适合大学生的就业岗位则严重不足,劳动力市场对高级劳动力吸纳能力有限。我国企业集中于产业链条的低端,需要大量的廉价劳动力,而知识层次相对较高的大学毕业生既不能和农民工形成差异化的就业竞争,又不具备制造业的就业成本优势,于是就形成了一边是用工荒、另一边是就业难的奇异现象。这也是经济转型时期的一种阵痛,表现在企业方面是用工荒,表现在社会方面就是就业难。一个完整的产业链,应该既能满足不同层次的劳动力需要,如让农民工就业集中于那些低端的生产制造环节,让大学生就业集中于相对中高端的创意设计、销售、服务环节等;而且还能促进经济结构由外向型向内需型的转变,内需增加了,就业岗位的数量必然会相应地增加,可供大学生选择的机会也就大大增加了。同时也可以解决那些新生代农民工不愿意重走父辈专门从事低端制造业的老路。可是由于我们现在的企业大多处于产业链的低端环节,难以摆脱对廉价劳动力的依赖,结构性缺工就在所难免;而产业链的单一化又不能很好地带动相关服务业的发展,大学生的就业难也在所难免。
      2、这种结构性矛盾是由劳动力市场对不同层次的需求,两类就业群体的不可替代性决定的
我国的劳动力市场长期存在城市与农村的分割,同时城市内部也存在主要劳动力市场和次要劳动力市场的分割。农民工集中于农村劳动力市场和城市次要劳动力市场,大学生则集中于城市主要劳动力市场。农民工与大学生的就业不具有相互替代性,次要劳动力市场与主要劳动力市场一直存在严重的分割;其它城乡劳动力市场逐渐由分割走向融合,但目前城乡劳动力市场尚没有实现一体化,表现为虽然农民工占城镇单位的就业比例逐年上升,但他们在城镇国有单位的就业比例仍然非常低。
      3、民工荒的结构性因素
民工荒并非绝对意义上的民工短缺。实际上,中国劳动力绝对数量极其庞大.15—64岁劳动年龄人口在2014年达到最高峰时的总量将接近10亿,农村仍有大约1亿~2亿的富余劳动力。在今后20年左右的时间内,中国仍然有充足的劳动力供给。民工荒是局部性、地域性、结构性的。其根本症结在于城乡二元体制的户籍管理制度。农民工虽然已经在城市工作和生活,但是目前城乡二元体制的户籍管理制度强制性地保留其农民身份,使其不能正常地转变为产业工人。由于“农民工”身份是临时的,进城务工行为是短期的,高流动性、候鸟似地在城乡间来回迁移成为他们的最大特点,这难以满足工业化和经济持续增长的需要,教育也是局部地区民工荒的一个重要因素。
      4、大学生就业难的结构性因素
大学生就业难也非绝对意义上的。大学生就业难最关键的影响因素也是“结构性的”。这些因素包括短期供给超量、区域选择偏好、就业能力不足等方面。
      在时间结构上,大学毕业生供给超量增长在短期内超出了需求的增长,劳动力市场还需要时间逐步调整。2001年全国毕业生人数115万,2010年630万,10年时间数字增加了5倍之多。在这期间,我国的GDP一直稳定在8%的增长速度。劳动力市场需要一定的时间逐步消化大学毕业生在短期内的超量供给,导致目前的大学生就业异常严峻。
在就业区域选择上,由于我国不同地区和城乡间经济发展差异巨大,经济欠发达的中西部和乡村地区很难对大学生形成有效需求,而且在较长时期内,这种有效需求不足的局面都将难以改变,从而制约着高校毕业生的市场需求。虽然国家实施了西部大开发战略,但由于欠发达地区的工资收入、发展机会、流动性等不足以补偿大学生的人力资本投资,因此,按照劳动力市场机制,无法实现供求结合。与此相反,由于东部沿海城市的经济发展较好,对大学生就业的吸引力较强,而且这些城市大都居于产业结构的高端而对大学生有着强劲的需求,所以大多数大学生的就业区域选择仍然偏好沿海城市。但是一些地方性的需求抑制(显性的指标限制与隐性的行政限制)与对中小企业或非正规部门的需求抑制(户口、社会保障、流动等),导致大学生就业市场的人为分割,其结果要么是直接人为地降低了用人单位的有效需求,要么是“促进”灵活就业,增加了大学生的就业成本与风险。
就业能力不足是造成大学生就业难的又一个结构性关键因素。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发布的《中国就业战略报告2008-2010》指出,高校毕业生能力普遍达不到用人单位要求是大学生就业难的一个主要原因。在对待业大学生的一项调查中表明,在对就业难问题的看法上,59.3%即近六成的待业大学生认为“自身能力不足”是导致就业难的原因。由于大学生是高等教育系统中制造出来的“产品”,因此就业能力不足主要是与大学联系在一起的。这既与传统上相对集中的高等教育管理体制有关,也与高校本身的教育能力不足相联系。长期以来,大学没有迅速适应就业市场对高等教育所提出的日益苛刻的要求。劳动力市场变化非常大,而大学对它的反应特别迟缓,在整个大学教育中,知识教育占非常大的比重,理论功底及其相应的分析解决问题能力的构建则极为薄弱。持续的扩招则进一步稀释了大学既有的教育资源。大学缺乏系统的职业指导与职业规划,导致学生有专业能力,但是缺乏“市场能力”——获取职业信息,展示专业的能力,适应实际工作以及应对职业转换的能力等,导致大学毕业生无法有效满足市场的需要,无法顺利实现从学习到工作的转变,工作难寻自然在所难免。
      三、解决劳动力市场结构性矛盾的对策建议
       1、战略调整
     (1)转变经济增长方式,调整产业结构,合理优化产业链
就我国现在的劳动力市场的供需变化态势而言,虽然目前的民工荒是一种结构性短缺,但是,随着我国人口出生率明显下降,劳动人口增量逐年减少,我国劳动力供给正由“无限供给”变为“有限剩余”。随着劳动力成本不断上升,我国在生产领域的劳动力成本优势正在被削弱,靠生产部门扩张推动经济增长的模式也无法永远维持,这就要求我国的经济必须增强内生的增长动力,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
经济发展方式转变需要产业结构的转型和升级。劳动力的供给主要由人口结构和劳动力结构的变化决定,劳动力需求主要由产业结构变化决定。因此,制定产业发展战略要考虑人口结构和劳动力结构的变化,使产业结构的转变速度与劳动力结构的转变速度相适应。构建新的产业链必须减少低端的生产制造环节,增加高端的创意设计、销售、服务等环节,以减少对低端劳动力(主要是农民工)的需求和增加对高端劳动力的吸纳,缓解大学生就业难。
同时要大力发展第三产业,提高第三产业的比例。大力发展第三产业是缓解大学生就业难的一个重要方向。目前我国的第三产业还很不发达,还不能成为吸纳就业的主要部门。第三产业除了餐饮、旅店、商业等传统领域外,也包括金融、保险、教育、政府部门等广阔的领域,它提供的是更为个性化的服务,工作环境优越,社会评价比较高。
    (2)劳动力配置要由以城市为中心向城乡协调发展转变,促进城乡劳动力市场融合
珠三角地区的“双转移”策略是一个科学合理的战略调整方向,即大城市进行产业升级,让传统产业向小城市和农村地区转移,促使农村剩余劳动力就近就地配置。与此同时,要促进城乡劳动力市场的融合,鼓励大学生到中小城市和农村就业。真正实现劳动力在城乡之间的自由流动。由劳动力供给向需求靠拢转变为劳动力供需相互靠拢,从而实现劳动力的供求均衡。
     2、具体实现途径
    (1)缓解大学生就业难需要多管齐下,最紧迫的是提高大学生创新能力和就业能力以及出台明确的激励大学生到基层就业的措施,要把提高创新能力作为高等教育投资和改革的重点。
解决大学生就业难问题的关键是提升国家创新能力,增强经济内生增长能力,这就要求必须改革高等教育培养模式,把培育大学生的创新精神和创新能力作为突破点,增强其就业能力和创业能力。九年义务教育的普及造就了我国劳动力资源在生产领域的竞争优势,这一优势是推动我国过去30年经济高速增长的重要原因。为此,我们必须树立教育投资先于物质资本投资的理念,把高等教育作为人力资本投资的重点,继续扩大高等教育投资,改革高等教育培养模式。
     要出台明确的鼓励大学毕业生到基层和中小型城市服务的政策措施。基层和中小城市对大学毕业生有强烈的需求,但这种需求因为大学毕业生更愿意去大城市工作生活而难以得到满足。国家目前出台的鼓励大学生就业的措施包括实施大学生村官工程、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等,已经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这一问题,但力度仍然不够。出台更明确的鼓励大学毕业生到基层和中小型城市服务的措施迫在眉睫。例如,工资和收入的浮动优惠措施:服务一定年限后返回大城市就业可以享受的政策便利和福利待遇:落户基层和中小城市可以享受的社会福利等。
     (2)破解民工荒问题需要政府和企业的更多努力
政府应强化政策引导、严格产业准入,淘汰已失去竞争优势的产业和企业,促进产业升级和产业布局调整;加大政府对产业升级过程中所需的熟练工人和技术工人的培训力度,尤其是新生代农民工的职业和技能的培训;应通过改革收入分配制度,提高农民工资性收入水平,改变劳资报酬比例中劳动报酬长期偏低的现象;建立以工作为导向的社会保障体系,促进农民工就业;改革户籍制度,大力推动城镇化和发展小城市,吸引农民工落户,使愿意居住和生活在城镇的农民脱去农民工的帽子,成为真正的市民。
      劳动密集型企业必须趁机转型,建立新型的资金密集型产业、技术密集型产业以及现代服务业等朝阳产业。更重要的是要真正将建立和谐的劳资关系提上日程。用工企业应当更加主动注重农民工的劳动、工伤、养老、医疗等各方面权益维护,以及生活、居住、文化娱乐等条件改善,将农民工当成企业“自己人”,提高员工的发展空间,加大升职几率,使他们能够享受事业成功的喜悦和归属感。企业更要提高储备人才的意识,适当放宽招聘条件,对招募的农民工进行相应的岗位培训,将农民工培训为企业“蓝领”。
      农民工提高自身素质是一个极其艰难的过程。仅靠政府和企业的人力资本投资和培训是远远不够的,农民工自身需要破除长期以来“凭力气吃饭”的传统思想,为改善现有生存状况付出不懈的努力,努力通过学习和接受培训提高自身的素质与技能,提高就业能力,适应城市的需求。

>>关闭<<
 
Copyright  ©  Tianjin Human Resources Development Service Center China  版权所有中国天津人力资源开发服务中心
津ICP备13001167号-1   Email:cnthr@cnthr.com    服务监督热线:022-23267111
网站地图 友情链接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